冰格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冰格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同命不同价撞了谁的腰-【新闻】旱蕨

发布时间:2021-04-20 13:54:38 阅读: 来源:冰格厂家

“同命不同价”撞了谁的“腰”?

7月23日,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法院判决的一起交通事故赔偿案,在全国引起广泛关注。 4名在上海打工的安徽农民工在无锡境内遭遇车祸不幸身亡,锡山区法院不是按死者户口,而是按其生前工作地的标准进行了判决。最终,这4名农民工共获赔偿金230多万元。

同一天,另一起交通肇事刑事附带民事案在合肥市肥东县人民法院开庭。此案中,遭遇车祸身亡者为肥东县一位失地农民。庭审中,控辩双方就赔偿标准展开了辩论。记者从肥东县法院了解到,此案没有当庭宣判。而失地农民能否和城里人“同命同价”,则成为庭审中的焦点问题。

标准不一,导致“同命不同价”

今年5月7日晚8时35分,肥东县店埠镇人马福存驾驶轻型普通货车沿店忠路由南向北行驶时,撞到前方行人郭文元,造成郭文元当场死亡。事故发生后,马福存到肥东县公安局投案。交警调查认定,马福存承担这起事故的全部责任,而郭文元无责任。 7月23日,这起交通肇事刑事附带民事案在肥东县法院开庭。按照何种标准给与郭文元经济赔偿,成为庭审的一个焦点。

郭文元的辩护律师、安徽国天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张有亚向记者介绍说,倘若按照农村居民的标准进行赔偿,赔偿金额的基数为上一年度所在地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的20倍。但倘若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进行赔偿,那么赔偿金额的基数,则是上一年度所在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那么,这两者的差距究竟有多大呢?安徽省统计局和国家统计局安徽调查总队公布的《2008年安徽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去年我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2990.4元,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则仅为4202.5元。

“前者几乎是后者的三倍,这也就形成了所谓‘同命不同价’的争议。 ”张有亚律师这样告诉记者。

司法实践,藏有“灰色地带”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司法实践中以户口是农民还是城镇居民来决定赔偿数额,一直广受诟病。为此,2005年12月26日,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81次会议讨论通过了《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其中第二十一条规定,在四种情况下,农村人口遭遇人身损害时,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可按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

这四种情况分别是:农村居民能提供在城镇的合法暂住证明,在城镇有相对固定的工作和收入,已连续居住、生活满一年;农村户口的未成年人在城镇上学、生活;损害事故发生时受害人是农村居民,但在生效判决宣告以前因法定事由成为城市居民以及因同一事由造成的人身损害赔偿,受害人既有城镇居民又有农村居民,此时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按城镇居民的标准确定。

由于《指导意见》只列举了这四种情况,因此近年来,一些原告方的代理律师不惜造假,以使原告能满足被列举的某一类条件,以获取更高额的赔偿。我省一位著名律师向记者介绍说,其中最常见的便是通过种种关系,帮原告获取一个在城镇的合法暂住证明和在城镇务工的证明。 “如果能找到关系,办到假证明并让对方查不出来,那么便可以比照城镇居民的标准获得更高额的赔偿”,这位律师向记者介绍,这已经成为此类案件中的一个“灰色地带”。

一方面,这样的“灰色”做法破坏了司法的公正与严肃;另一方面,由于《指导意见》列举的4种类型不足以全面涵盖各类特殊情况,也给司法实践带来了种种尴尬。

在郭文元被撞致死案中,他的身份是家住肥东县城的失地农民。由于其土地已被征收,客观上已经不可能以种地为业。事实上,郭文元也一直是以打短工为生。“像郭文元的情况,到底能否比照城镇居民赔偿的标准,就产生了很大的争议。”张有亚这样说道。

法学专家:区分标准不合理

关于“同命不同价”的争议,广东暨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民商法专家廖焕国教授表示:生命本身是无价的,所以“同命不同价”的议题是不成立的。对于人身死亡的赔偿,从法律层面上说,不应该理解为是对于生命的赔偿,而应当是对于生命消亡造成损失的一种补偿。由于人的个性化差异,每个人在社会上存在的费用成本和价值创造是不同的,从而形成了一种补偿额度的差异,而不是对生命价值的标示。

廖副教授介绍,现行的人身死亡赔偿标准是依据2003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伤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原则来确定的。他认为,在标准问题上的确存在其不合理性,从而形成了一些所谓司法实践中的灰色地带。 “其实,人们最介意的部分不是赔偿有差异,而是把户口作为赔偿的区分标准,而户口制度本身就是存在极大争议的。这一点在今后的法律层面上应该得到解决,取消城乡差异化标准,争取实现赔偿标准差异化和合理化的统一。 ”

不过,廖副教授也表示,世界各国在人身损害赔偿标准统一化问题上做出过许多努力,都没能成功。“就像我国不同省份的职工工资标准水平不同、高考录取分数线不同一样,实践上很难为人身赔偿制订全国统一标准。 ”

上海阀门定位器

上海气动阀门公司

阀门定位器公司

上海阀门定位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