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格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冰格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失踪的新郎官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5:46:17 阅读: 来源:冰格厂家

清朝咸丰7年的春夏之交,田野里的麦子“呼呼呼”地往上窜,户外的气温一天比一天高,人们身上的衣服也一天比一天的薄。

四月初六是柴家庄柴云飞新婚大喜之日。一大早柴云飞家里就张灯结彩,鼓乐齐鸣,热闹非凡。亲朋好友、乡邻乡亲们纷纷带着贺礼前来祝贺。新郎官柴云飞更是忙前忙后,高兴得嘴都合不拢。

吉时已到,装扮一新的花轿和戴着大红花的枣红马准时来到门前。主事人招呼新郎官赶快上马,迎娶新娘,那知此时却不见了新郎官的踪影。一开始大家并没在意,猜想今天来的客人多,新郎官可能忙着招呼客人,这会儿也不知跑到那里去了。可等大家里里外外,前前后后,找遍了家里的每个角落也没有找到新郎官时,这才土地庙里长草——慌了神,感到事情有些不妙。没有了新郎官,这婚礼也就自然而然地没办再继续进行下去了。

此后几天,柴云飞的家人和亲朋好友们多方寻找,柴云飞却始终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十几天后,柴云飞家后院的柴房里突然发出阵阵恶臭味,家人扒开柴草堆一看,发现了已经开始腐烂的柴云飞尸体。

柴云飞尸体的脖子上勒着一条三尺多长的绳子,不用说这是一起明显的凶杀案。是谁这么胆大包天,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中,将新郎官活活勒死,且连现场都不用伪装?如此胆大妄为的歹徒实属罕见!

说起来柴云飞家在当地也算是一个大户人家,柴云飞的父亲和大老婆生下了柴云飞的两个哥哥柴云龙、柴云虎和一个姐姐柴云凤,而柴云飞却是小老婆生下的。因为这个缘故,柴云飞从小就经常遭受两个哥哥的欺负,而柴云飞的父亲也因此对柴云飞的两个哥哥极为不满。姐姐柴云凤知道自己迟早要离开柴家,所以从不参与家庭矛盾纠纷,后来远嫁他乡后就更是远离了事非之地。所以,柴云飞被害后,大家一致认为,杀害柴云飞的凶手肯定是他同父异母的两个哥哥柴云龙、柴云虎。柴云飞的父亲也认为一定柴云龙、柴云虎怕柴云飞和他分家产而加害于柴云飞的。于是,大家就把柴云龙、柴云虎捆绑起来,送到了县衙。

县令王晨光审理此案后认为,柴云龙、柴云虎既有杀人的动机,更有合谋杀人的时间和不容易被外人发现的特点,故认定他们就是杀害柴云飞的凶手,柴云龙、柴云虎却怎么也不肯承认自己是杀害弟弟的凶手。案子就这样断断续续地审理了近一年时间,柴云龙、柴云虎时而招供时而翻供,最终还是熬不住酷刑而承认了杀害弟弟的罪行。

案子就这样定了下来,柴云龙、柴云虎被打入死囚牢房里,只等秋后问宰。

恰在此时,王晨光被朝廷调往别的县任职去了,新来的县令姓申名君,是个断案高手。申县令仔细阅读了柴云飞被害一案的卷宗后,认为柴云龙、柴云虎杀害柴云飞的可能性不大。原因是哥哥要谋害弟弟随时都有机会,为什么偏偏要选在柴云飞新婚大喜之日,亲朋好友齐聚之时,并且把作案时间定在大白天呢?在这样一个特定的时间、地点里作案,人多眼杂,极易被人发现甚至无意中撞见,风险极大,稍有头脑的人都不会将作案时间选择在这个时候。于是,他决定重新审理此案。

申县令将那天所有参加柴云飞婚礼的人全都叫到县衙里,并把他们隔离开,单独问讯,他问得极为详细,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肯放过,仔细从中寻找破案的蛛丝马迹。谁知问遍了所有的人,却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难道说自己的分析判断有误?申县令感到心里一片茫然!

这一天,他再一次仔细阅读询问记录,发现那一天最后一个到柴云飞家来贺喜的人是柴家庄的一个泥瓦匠,他刚走进柴云飞家门,大家就开始寻找柴云飞。他为什么要去得这么晚呢?申县令把泥瓦匠叫来重新询问,泥瓦匠解释说:“柴云飞婚礼那天一大早,他给村上一户人家检修漏雨的房屋。把活干完后他才去的柴云飞家,所以去得有些晚。”

申县令道:“要你检修房屋的这一家离柴云飞家有多?”

泥瓦匠说:“不远,在柴云飞家的紧西边,中间只隔了一家。”

“这么说,你站在那家房顶上能看到柴云飞家里的柴房?”申县令饶有兴趣地问道。

泥瓦匠连忙说道:“能,能看见。”

申县令高兴得一拍大腿,说:“好,你仔细想一想,那天你看见都有什么人去过柴云飞家的柴房?”

泥瓦匠想了想说:“我看见柴云飞的姐姐柴云凤和她的表哥、生员贾仁义手拉着手,样子非常亲热一起进了柴房。后来柴云飞也去过柴房,再后来,我从邻居家的房顶上下来后换了一身新衣服来到了柴云飞家。”

难道是柴云凤和贾仁义害死了弟弟柴云飞?可这两个人和柴云飞无冤无仇,没有理由加害柴云飞呀!为了寻找破案的突破口,申县令决定来个“投石问路”。

这天早上,娘家人捎话给柴云凤,说她父亲病了,让她赶快回娘家一趟。柴云凤急忙风风火火地赶到父亲身边。

父亲得的是一种在农村常见的怪病:“让鬼给拿住了!”而拿住父亲的鬼魂不是别人,正是柴云凤已经死去一年多的弟弟柴云飞。所以柴云凤一来到父亲身边,父亲开口说话的声音就变成了弟弟柴云飞的声音:“姐姐,我死得好惨呀!”柴云凤闻言吓得一屁股瘫倒在地,浑身发抖如筛糠,好半天才断断续续地说道:“兄……弟,不是姐姐心……狠,这全都是那贾仁义的主意呀。”这时,就听躲在屋外的申县令一声令下,柴云凤随即被衙役捆了起来。与此同时,另一路衙役则将贾仁义带到了县衙。

原来,贾仁义虽然饱读诗书,满嘴的仁义道德,但骨子里却是个好色之徒。因为他和柴云凤是表兄妹,从小玩到大。所以当柴云凤还是个姑娘时,贾仁义就和柴云凤勾搭成奸。由于他们是表兄妹,加之事情做得极为隐秘,所以除了他们两人外,再没有第三者知晓。后来柴云凤远嫁他乡后,他们的关系也随之中断。

柴云飞婚礼那一天,分别多年后又重新遇到一起的贾仁义和柴云凤犹如干柴遇到烈火,心中的邪恶迅速升腾起来。趁着大家忙于婚事之机,他们二人手拉着手,急匆匆地走进柴房,连柴房门都顾不上关就开始了苟且的行为。也话该柴云飞倒霉,恰在此时柴云飞来到柴房里取东西。贾仁义见自己的丑行被人发现,想都想就将柴云飞扑倒在地,并顺手拿起地上的一截绳索将柴云飞活活勒死。然后又转身扑到柴云凤身上,继续寻欢作乐。完事后,他们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参加婚礼。新郎官失踪后,他们还装模作样地和大家一起寻找。

申县令听完泥瓦匠的叙述后,认为贾仁义和柴云凤很有可能因奸杀人。然而,推测并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他把案件的突破口选在柴云凤身上,主要是因为她是死者柴云飞的亲姐姐。加之申县令采用的又是农村人常见、并非常迷信的“鬼魂附体”的办法,所以没费吹灰之力柴云凤就说出了实情。

柴云飞被害一案破获后,当地老百姓齐声称赞申县令,亲切地称他为“神君”。

全民乐舞手游

萌妖传

雷霆英雄超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