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格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冰格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陌生电话称家人被绑架要千元赎金小心干扰器诈骗

发布时间:2020-11-22 12:50:19 阅读: 来源:冰格厂家

闽南网8月8日讯 “我姐姐被人绑架啦,救命啊!”昨日凌晨零点30分,一个110报警电话转到泉州丰泽东海派出所。

报警人的地点在丰泽大酒店附近,值班民警苏警官带队,赶到津淮街。

苏警官注意到一中年女子站在酒店旁讲电话,不时左右张望。刚一下车,女子零星对话传来:“不要伤害我姐姐,我马上给你汇钱。”

看到警察,女子捂着话筒,讲述事情经过。

女子姓王,来自南平,她姐姐以卖菜为生,曾在网上订了一辆三轮车,前晚要去看车。

昨天凌晨,王女士突然接到陌生电话,一男子恶狠狠地说,“你姐姐在我手里,快到丰泽大酒店来”。

电话里隐约传来救命声,而姐姐的电话始终无法打通。王女士赶紧来到酒店。路上,男子又打来电话,电话里呼喊声一直没停,听着很揪心。

“我姐姐呢?”

“找个银行,按我说的做。”

这时,民警赶到了。苏警官佯装称是王女士姐夫,让对方先发个银行账号过来。

“赶紧汇1000元来,不然等着收尸。”男子不肯先发银行账号。

此时,电话里的救命声再次响起。王女士甩开民警,直奔银行,“我要救我姐,别拦我”。

苏警官赶紧把王女士从取款机旁拽出来。“不要汇。钱没了,人也没了,怎么办?”苏警官一声大喝,让王女士清醒了些。苏警官忙分析说,可能是诈骗,绑架怎么可能才要1000元。

听着这边很嘈杂,电话里的男子问:“怎么这么吵?”

“我们是东海派出所民警。”苏警官接过电话,男子立刻挂断,民警再打过去,对方已关机。

王女士听从民警建议,给姐姐打电话。电话通了。姐姐说正在家里呢。王女士方知被骗。

苏警官分析,有一种干扰器,能干扰对方通信信号,骗子可利用双方无法通信的时间来诈骗。近期,东海派出所已接到多起类似报警。至于为什么嫌疑人将目标骗到丰泽大酒店附近,他推测,此地四通八达,离银行又近,是嫌疑人精心筛选后的结果。(海都记者 花蕾 史国亮 通讯员 苏桂坪)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相关新闻

"绑匪"绑了姐姐索千元"赎金"?这又是一场骗局……

据东南早报报道,姐姐想做蔬菜批发生意,姐妹俩就上网购买电动三轮车。昨日零时,姐姐按卖家的指引去看货,竟“被绑架”了,妹妹看到“钱不到位,等着收尸”的短信,当即报警,然后急着找ATM机要汇款给“绑匪”。民警及时制止,告诉她这是升级版的诈骗,不要上当。

姐姐深夜买三轮车“被绑架”

“绑匪”索千元“赎金”

小刘姐妹是南平建阳人,姐姐52岁,小刘43岁。姐姐想做蔬菜批发生意,想买一辆三轮车,姐妹俩在网上找到了一个电动三轮车卖家。卖家很“实在”,答应可以先看车。昨日零时许,小刘和姐姐按照跟卖家的约定,来到市区丰泽酒店附近,姐姐按卖家的指引,走进小巷子准备去看车,小刘在附近的银行ATM机边上等着,等姐姐买好车后给卖家转账付款。

小刘等了许久,竟等到姐姐“被绑架”的电话,对方声称让她先汇款1000元,电话那头还传来姐姐求救的喊声。挂了电话后,对方给小刘发来一条短信:钱不到位,等着收尸。

小刘很着急,赶紧打姐姐的电话,可怎么也打不通,她当即报警。

东海派出所迅速出警。民警找到小刘时,她还在ATM机旁边和嫌疑人通电话。她告诉民警,她姐姐被人绑架了,“绑匪”要求马上汇钱才能赎人。

民警及时制止妹妹汇款

随后发现姐姐已回家

“之前也有过类似的警情,怀疑是诈骗。但是我们比较谨慎,随即通知刑警。”民警小苏说,他们让小刘不要太紧张,那通“绑匪”打来的电话有可能是诈骗电话,先让对方将账号发过来再说。

小刘按民警的安排给对方打电话问账号。电话那头,嫌疑人很警觉,听到小刘边上有其他人的声音,马上起疑心,并追问是谁。小刘机智地反问道:“是我姐夫,你们把我姐抓走了,我能不叫他来吗?”

小刘急着要“救”姐姐,执意要汇钱给对方,账号都快输入完毕了。民警见状,硬是将她拽走,这才阻止汇款。

“哪有绑架只要1000元赎金的,疑点太多了,嫌疑人很可能就等着小刘转账,然后骗更多的钱。”民警让小刘再试着打电话给姐姐确认下,没想到竟可以打通了,并且姐姐已经安全回到住地。

民警分析,极有可能是小刘的姐姐按照嫌疑人的指引,走进了一个特定的区域,手机信号被嫌疑人屏蔽了,导致小刘联系不上姐姐。而姐姐没找到实际上是诈骗犯罪嫌疑人的“绑匪”,返回要找小刘,可是小刘一直在跟犯罪嫌疑人通话,占线打不通,姐姐就先回家了。而小刘在电话里听到的那段呼救声,可能是犯罪嫌疑人提前录制好的。

目前,警方正在对案件展开进一步调查。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闽南网8月7日讯 惠安辋川镇的小江(化名)本以为,这段开始3个多月的婚姻,就算踉踉跄跄、克服着也能走下去。可她突然被诊断出尿毒症后,丈夫叶某却提出离婚。然而,祸不单行。今年6月底,她在下楼时摔倒,导致骨盆和腰椎多处骨折,已经举债10多万元的娘家,无力负担她的手术费。小江的母亲称,此前女儿还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女婿执意要离婚,女儿患病,精神压力也很大”。

看着病床上的女儿,江母心里很不是滋味

而丈夫叶某,则对这段感情感到“愤怒”。他怀疑,女方婚前隐瞒了尿毒症和精神病病情。而自己家庭拮据,无力负担巨额医药费,到了离婚的时候,女方还索要8万元赔偿,甚至占着原属于他姑父的房子,让他觉得无理取闹。“我们认识4个多月就结了婚,本来就没什么感情。”叶某说。

去年首次起诉离婚未果,今年叶某已向法院第二次起诉离婚,小江因为病重无法应诉。

目前,这一段婚姻的结束与否,仍然需要等待。

祸不单行的疾病

尿毒症、精神分裂、骨盆和腰部骨折……这一切不幸,都降临在28岁的小江身上

前日下午,医院内科病房,28岁的小江躺在病床上,眼睛含着泪望着天花板,母亲站在床边,抬起她纤瘦的小腿帮她伸展,“手术没做,整天躺着,不帮她运动一下,以后越来越瘦,走不了路,一辈子就毁了”,江母说着,又低下头看着女儿,一手抹泪。

今年6月底的一天,小江从家中出来,“我在洗衣服,她说要去买早餐”,江母回忆,自己还在阳台忙活着呢,不料却听到一声惨叫。下楼时一个不小心,小江从7楼摔到了6、7楼之间的平台。家人赶忙把她送到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她不仅骨盆骨折,腰部的1、3节椎体也出现爆裂骨折。

“当时我差点要昏倒。”江母说,原本女儿就患有尿毒症,昂贵的治疗费用已经掏空了一家人的积蓄,加上女婿执意离婚,处于高压状态的女儿今年被诊断精神分裂症,这场意外更是雪上加霜。

“医生说手术至少10万元,家里已经欠了十几万元,负担不起。”江母介绍,医生说手术也有一定风险,小江便没有做手术,一直在医院调养,“她现在年轻,慢慢调理,应该还是有希望的吧”。

踉踉跄跄的爱情

觉得性格不合,小江曾提出离婚,被娘家人和丈夫劝回,可生病后,再次提出离婚的,是丈夫

“现在还痛吗?”海都记者问。小江抿着嘴唇,看着记者,却不回答。

沉默了好久,话题转向婚姻,她把头撇向一边,眼角流下一滴泪水。她再次看向记者,慢慢松了口。“姑姑和他在同一家饭店做事,看他人不错就介绍给我认识。”“我们俩交往了以后他说他喜欢我,对我也很不错。”小江断断续续地讲,她和叶某认识,大约是在2013年10月,自己已到了适婚年龄。感觉叶某人还可以,双方家里也有些催促,2014年3月1日,两人就结了婚。当时,两人才认识4个多月。

“最开始感情还是不错的”,小江说,只是婚后没多久,因为自己没有出门工作,与叶某的姑姑之间,矛盾越来越大。同时,她也发觉,与丈夫有些性格不合,便萌生了离婚的想法。她向丈夫说起,丈夫坚决不同意,还说要一起殉情。

“刚结婚没多久就离婚,说出去也不光彩。”江父说,况且婚姻出现矛盾也是必然,不能意气用事,所以当时他就劝女儿,让她再试着好好经营感情。后来,小江才渐渐打消了离婚的念头。

小江没想到,没过多久,离婚一事又再次被提起。只是这一次,提出离婚的是丈夫叶某,而原因,则是尿毒症。

去年5月份,小江因为牙疼到诊所看病,还没拔牙却开始流血,好不容易才止住。起初,这件事并未引起夫妻俩的注意,直到6月份,小江的身体频繁浮肿,夫妻俩到县医院检查,诊断结果竟然是尿毒症。

拿到诊断书的时候,小江感觉到丈夫的变化。一开始,丈夫跟着她一起大哭,后来却不见踪影,娘家人闻讯赶到县医院,说要到泉州的医院再检查一遍,丈夫也没跟过来。小江和母亲回忆,后来在泉州住院十来天后,叶某才出现,但是照顾了几天,他却将小江单独叫出,并提出离婚。

“之前好好的,得病了却说要离婚,这说得过去吗?”对此,江母很气愤。在小江娘家人的制止下,叶某想通过民政局离婚的渠道,就此被掐断。

名存实亡的婚姻

叶某直言,自己和妻子没有多少感情。他还怀疑,婚前女方隐瞒了病情,“要不然她家人怎么会让她那么快就嫁”?

对于这段感情,叶某用一个词形容:愤怒。

叶某说,自己也是出身贫寒,母亲早逝,父亲也患病,每个月都需要医药费。他今年35岁,十几年前来到惠安打工,在一个小餐馆做厨师,一个月收入也就3000多元,多亏姑姑接济,才勉强立足。

由于年纪大了,家里经济也一般,叶某感叹,“只有别人挑我的份,更别说我挑人了,生不生孩子都无所谓,有个家庭就可以”。叶某说,经人介绍认识小江后,相处了4个多月还算可以,加上小江家里催促,才会那么快结婚。“其实对她,还有她家里的情况,我都不了解。”叶某称。

叶某说,婚后妻子不愿外出工作,确实和姑姑有些矛盾。“当时毕竟是新婚,我也想好好处理,殉情那都是开玩笑的。说实话,这种婚姻,能有多少感情。”

叶某称,在妻子确诊尿毒症之后,他几乎崩溃,“花光积蓄才办的婚礼,哪还有钱给她治病”。叶某说,他也打听过,尿毒症肯定不是几个月就形成的,而且他还觉得妻子行为怪怪的,他怀疑妻子和其娘家隐瞒尿毒症和精神病病情,“要不然怎么会让她那么快就嫁”?

2014年8月左右,叶某向惠安县人民法院起诉离婚。当时女方提出8万元赔偿,用以治病等目的。但叶某称,一方面自己拿不出8万元,一方面也认为女方有骗婚嫌疑,8万元相当于敲诈,最多愿意赔2万元。双方无法达成一致,后来,离婚起诉也被法院裁定不准离婚。

叶某承认,这一年多的时间,他几乎没再跟江家来往,妻子和岳母一直“赖”在两人结婚时住的单身公寓里。“这个单身公寓是我姑父的,我看在夫妻的情面上,也没有撵过她们,已经仁至义尽了。”

今年上半年,叶某再次向法院起诉离婚,他表示,后来妻子一方曾要价18万元,让他更难以接受,“现在到这地步,我也灰心了,反正没钱。实在不行,我也不离了”。而对于18万元一说,江父予以否认,并表示目前全部精力都放在给女儿治病上,“人要是没了,要钱有什么用”。(海都记者 张凯航 黄谨 实习生 叶浩田 文/图)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闽南网8月1日讯 昨日上午10时许,网友“@好命在泉州”发布一条微博:“几天前,朋友的同事走在泉州东街街头,被一辆后面冲上来的电动车撞倒。撞倒人之后电动车仍失控,直接从头上压过去。现在脸部受伤严重!”并附上了一段视频。

随后,海都记者从泉州交警鲤城大队了解到,7月24日上午8时32分许,这起事故确实发生在泉州市区东街。

电动车撞飞女子 压过头部

据交警介绍,肇事电动车司机蔡某是一家软件公司的员工,事发当日上午想要到客户单位去维护一些电脑设备。受伤的女子姓康,20岁出头。

海都记者从交警提供的另外一段监控视频看到,康小姐本来是走在东街骑楼里面的,走到公安局门口时,就往非机动车道方向上走去。此时,蔡某骑着电动车,从机动车道上,拐入公安局大门方向时,刚好要与非机动车道上的另外一辆电动车交会,蔡某当时为了避让,就撞上了康小姐。康小姐被撞出几米开外,蔡某的电动车由于惯性,没能及时停下来,直接往康小姐的头部压过,康小姐当即抱头躺在地上,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坐起身来。

蔡某停车后,他赶紧帮忙救助,并报了警。在旁边执勤的交警也赶过来帮忙。随后,康小姐被送到医院治疗。

康小姐面部由于与地面摩擦导致挫伤,牙齿断裂,本周二已经出院。民警初步调查,蔡某驾驶的电动车系超标电动车,有挂牌。目前,事故原因交警部门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对此,有网友评论道,有些电动车刹车不灵,车速又超快,遇到紧急情况刹都刹不住,真的很危险。还有网友提醒路上骑手和行人,到路口的时候,都要先看再走。(海都记者 尤燕姿 通讯员 郑刚)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闽南网8月7日讯 这么热的天,不想去游泳池里“下饺子”?看看华大街道南埔社区的魏老伯家是怎么享受的——

一群小朋友在充气小泳池里扑腾

暑假到了,魏老伯家的龙凤胎外孙、外孙女,还有小孙子都回来了。老伯拿出家里的游泳气垫,放满水,孩子们兴奋地扑腾进泳池里。有的玩潜水,有的扑腾水花,天天都玩不腻。邻居的孩子们闻讯而来,来迟的小胖子挤不进去,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台风到之前,高温最后放手一搏。今天白天以多云天气为主,受偏北气流下沉增温的影响,气温上升,市区最高气温为35℃左右,部分乡镇最高温度可达37℃。大伙一定要挺住,降温降雨天气即将开始。

泉州气象台昨天中午12时许发布消息:预计台风“苏迪罗”8日夜里以台风强度,在我省中部沿海登陆,不排除正面登陆泉州的可能性。受其影响,今天白天,泉州部分地区有阵雨或雷雨,沿海风力逐渐加大至8~10级;8日全市暴雨到大暴雨,沿海偏北风转偏南风,阵风可达10~13级,台风中心经过的附近海面风力可达13~15级,陆上风力可达7~9级;9日暴雨,局部大暴雨,沿海偏南风阵风可达9~10级。台风影响过程中,泉州的累计雨量可达100~200毫米,局部超过300毫米。(海都记者 彭思思 夏鹏程 文/图)

□泉州市区天气预报

7日 多云,27℃到35℃

8日 中雨,25℃到30℃

9日 暴雨,25℃到28℃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浪琴手表quartz

armani exchange

longines手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