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格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冰格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关于锅岛直茂的评价如何锅岛直茂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发布时间:2021-02-03 12:25:08 阅读: 来源:冰格厂家

关于锅岛直茂的评价如何?锅岛直茂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因为龙造寺隆信和锅岛直茂之间深厚的兄弟情份,直茂在隆信的有生之年对龙造寺家可谓竭尽忠诚。

忠诚

《叶隐》中记载的一则小事反映了直茂对隆信的忠诚,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有一天,隆信为了庆贺新的军功,与家臣们饮宴直至深夜。席间他看到庭园角落里有个人影,隆信认定那不是一个侍女,就走出去看个究竟。隆信质问道:“来者何人?!”那人答道:“是我左卫门大夫。”隆信又问道:“汝何故在此?”直茂答道:“方今世上多敌,恐主公为人所乘,则家业不保,故而在此”。直茂这一席话使隆信非常感动,“喝杯酒暖暖身子吧。”,说罢,亲手斟了杯酒递过去。不料,在这个极端的寒夜之中,直茂的双手已经被冻得放不开所持的长枪了。这件事后来在佐贺民间传为美谈,直茂也得了个“忠诚”的美名。

永禄十二年(1569),当时九州势力最大的丰后大友宗麟出兵讨伐不肯臣服于他的龙造寺隆信。大友的大军将佐贺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当时,城兵和大友军相比十分的悬殊,直茂认为以那么少的兵力据守孤城,最后只好坐以待毙。于是,他挥兵出城发起了孤注一掷的反击。大友军的主将是素以勇猛善战著称的户次鉴连(立花道雪)。鉴连对锅岛军大胆勇猛的行动非常的赞叹,他见已经很难取胜,遂于直茂议和、撤军回国。然而,这只不过是大战之前的序曲。

亲贞

曾几何时,大内、少贰、大友并列北九州的三雄,其后大内氏和少贰氏分别为自己的家臣陶晴贤和龙造寺隆信所取代。随着龙造寺隆信势力的扩张,他于九州最强大的大名大友宗麟之间不可避免的紧张了起来。在毛利元就九州侵攻的那段时间里,大友家和龙造寺家因为共同的威胁而携手抗敌。元龟元年(1570),在毛利元就撤出九州后,大友宗麟认为讨灭隆信的时机已到,他派遣三万大军向肥前压了过去。八月,大友的大军再次围困了佐贺城。锅岛直茂在分析了敌我双方的实力对比后,在战前的军议上后提了一个乾坤一掷的夜袭计划。直茂认为龙造寺和大友两家的力量对比十分悬殊,两军正面交锋的结果,必将是龙造寺氏的彻底失败。对于龙造寺家而言,惟有乘敌不备、发动奇袭才有制胜的可能。然而,面对这样一个近似赌博的冒险计划,龙造寺隆信下不了决心。最终,庆阎尼为隆信作出了决断——进攻!

八月二十日的黎明时分,隆信和直茂率领全军突击今山的大友军本阵(佐贺郡大和町),骄横无备的大友军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大友主将大友亲贞被龙造寺四天王之一的成松信胜阵斩。龙造寺军大获全胜。龙造寺的家业在隆信、直茂两兄弟的努力下日益壮大使庆阎非常欣慰。为了奖赏直茂的忠诚,她命隆信将龙造寺家的半数领地赐予直茂。今山合战之后,锅岛直茂成了龙造寺家内地位仅次于家督隆信的第二号人物。

天正六年(1578),自诩为九州第一的大友宗麟在日向(宫崎县)耳川被岛津大军打得落花流水。以大友家的失败为契机,龙造寺家开始在北九州崛起。几年之内,龙造寺家的版图向着筑前、筑后和肥后的北部迅速扩展。直茂作为隆信的手足活跃在各个战场上,他的智谋在许多次合战当中起到了决定作用。龙造寺隆信被那些降服他的九州武将称为“五国二岛之太守”,他的威名达到了顶点。

然而,随着本家势力的蒸蒸日上,龙造寺隆信却愈发的骄奢淫逸。他将居馆从佐贺迁至须古之后(杵岛郡白石町),整日沉溺于酒色之中。隆信的性情越来越残暴,他先是族灭有恩于父、祖的柳河蒲池氏,后来他无端磔杀死了肥后赤星氏送来的人质。龙造寺隆的暴行使他大失人心,原本已经臣服他的领主纷纷叛离,新参的武将也多离心离德。

悲剧

锅岛直茂对隆信的恶行深感忧虑,他苦苦劝谏隆信改弦更张,但都无济于事。后来,龙造寺隆信因为厌烦直茂的犯颜直谏便以肥后有事为由外派到柳河去了。

天正九年(1581),北进的岛津氏彻底降服了肥后相良氏,岛津的势力扩展到了北九州。此时,肥前岛原领主有马晴信背离了龙造寺氏,转而投靠岛津氏。得知此事的隆信立即命嫡子政家领兵征讨。孰料政家因为妻子是有马家的人,非但不愿意出征,还劝说自己的父亲打消出征的念头。隆信大怒,亲自提兵三万浩浩荡荡的向岛原开去。

身在柳河的锅岛直茂听说隆信出征的消息后,立刻飞马赶到军前。直茂先是劝说隆信访不要冒然出兵,他在被隆信拒绝之后又希望能委派自己为总大将代替隆信出征,再一次遭到隆信的拒绝。无奈之下,直茂只好随着隆信一起前往岛原。龙造寺的大军在岛原登陆后直扑有马晴信的居城——日野江城。有马晴信的兵力约有三千人,而龙造寺军则超过了三万,为此,有马晴信不得不向岛津氏求援。

岛津家内部在接到了有马晴信的求援信产生了争论,多数家臣以萨摩将士不识肥前地理为由,反对出兵。然而,家督岛津义久的一番话感动了犹豫不决的家臣们:“古来,武士以义为先,我等岂有见死不救之理?!”义气久以四弟家久为总大将,以岛津忠长、新纳忠元、伊集院忠栋、川上忠坚等宿将辅佐,率领三千精兵驰援日野江城。

三月二十四日,在岛原郊外的冲田畷,龙造寺的大军和岛津、有马的联军会战。骄傲自大的隆信被赤星一族的五十骑诱入了家久预设的伏击圈中,密集的铁炮火力顿时从四面八方袭来。被打懵了的龙造寺将士们自相践踏,死伤无数,号称“肥前之熊”的隆信也在乱军之中被萨摩猛将川上忠坚斩杀。隆信一死,剩下的二万多将士的生命就全寄托在了直茂身上。他命勇猛过人的四天王担任殿军且战且退,终于利用岛津军兵力不足的弱点突出了包围,然而龙造寺四天王:江里口信常、百武贤兼、成松信胜和円城寺信胤全部战死。

锅岛直茂的努力虽然保全了龙造寺氏的实力,但龙造寺家的声威毕竟是大不如前了。肥前的国人一个接着一个倒向了大友和岛津,最后连龙造寺氏也不得不成为萨摩的附庸。面临如此的危局,隆信那平庸的嫡子政家无力应付,在得到了庆訚尼的首肯之后,龙造寺家的权力便全都掌掌握在了老臣锅岛直茂的手中(当时叫信生)。

总结

然而说直茂是忠臣还为时尚早,首先他在冲田畷抛弃的了主君隆信的遗骸逃回了肥前,为何在岛津归还隆信首级时却不要,忠臣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其次是在冲田畷战后,直茂实际掌控肥前并皆空了龙造寺政家,这显然也不是忠臣该做的;再次也就要提到龙造寺四天王了,他们殿后且全部战死难道不是直茂有意为之,在军事任务中,殿军危险度是最高的(甚至高于谍报部队),因为这是拿着气势极度衰弱的败兵去打气势如虹的胜军,还得保证大部队安全的艰巨任务,让龙造寺的最精英的四天王去当殿军让人不得不联想到是不是为了让以后夺权扫平障碍;最后还得说丰臣秀吉九州征伐战他愿意作为先锋,但他代表的却不是龙造寺而是他自己。

但是他的肥前统治比起隆信的暴政还是相当的人心的,从龙造寺政家和锅岛直茂交接权利没发生流血叛乱就可以知道,毕竟战国时代因权利交接引发的暴乱还是很多的。

总的来说直茂是个能臣,也是个不错的领主,但说他是忠臣,还是有争议的,但也不足为怪,不必过分的渲染他的夺权或者忠心,毕竟锅岛直茂也是人。

阿里斯顿壁挂炉太费气怎么办

空调外机不除霜怎么办

冰箱电机不停什么原因

美菱冰箱怎么清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