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格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冰格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带一路交汇点城市调研连云港转型关口

发布时间:2021-01-21 14:34:15 阅读: 来源:冰格厂家

“一带一路”交汇点城市调研:连云港转型关口

徐圩新区管委会一位副主任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要实现工业的崛起,特别是规模以上工业,必须要利用中亚国家的资源并发挥江苏制造的优势,“与土库曼斯坦就‘一带一路’建设和钢管防腐处理等项目合作已基本敲定,合资公司已在商谈。”  “连云港难题”,对连云港的困扰正越发加剧。

“我什么都不担心,就害怕任期内被超越。”曾担任过连云港常务副市长的一位官员在退休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这是为“连云港难题”的提出。  在2014年底,江苏成立时间最晚、经济总量最小的宿迁市,与连云港的经济总量只有35亿元的差距。由于连云港规模以上工业总量和工业用电量已被宿迁超越,在2015年第一季度数据发布时,两城市之间的距离又被拉近了一次。  这将再次改写江苏区域经济格局,触发了苏北地区内部发展不均衡的现实。根据两地的发展指标看,超越的“临界点”已到来。  是什么原因,绊住了这个国家首批沿海开放城市前进的步伐超过30年?作为陇海兰新线的东桥头堡城市,濒临大海的连云港为何吞吐量反被周边城市后发赶上?  有省内学者指出,连云港多年来发展不起来的一个主要因素是“交通不顺畅”,且当地对此并不重视。也就是说,因为物理上距离省会城市远,导致到达省会的时间远超其他12个省辖市,更无法融入到省会1小时左右的都市圈中。  但,通上了高铁就能解决区位劣势的问题吗?更多的原因或许出自自身。留不住人才,是连云港诸多干部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交流时认为“被追赶”的重要原因。  发展中的连云港似乎并不缺政策和机遇。在过去的数年来,包括国家战略——长三角一体化、江苏沿海大开发、国家东中西合作示范区、国家创新型城市等多个战略叠加,但始终未能迎来“爆发式增长和跨越式发展”,相反一直被省内兄弟和周边城市追赶,亦被国家环保部通报案例。  当地一位知名度较高的律师认为,中央没有赋予连云港自贸区试点,反而是帮了这个城市,“因为,即使是赋予了特殊政策,有没有人能准确理解中央的精神,甚至落实起来?”连云港海关关长张军雄表示,海关将监管仓库放至企业厂区的创新开始就有人不明白。  仅以分管港口工作的市委常委而言,近几年就频繁换人,任期最短的还不到1年。  但,在连云港工作超过30年的江苏省社科院沿海沿桥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古龙高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带一路”战略将彻底改变连云港。  “省委省政府对‘一带一路’的重视程度,甚至超过了之前的沿海大开发。”古龙高说,现在,主要的两位主政领导都是从中央交流过来的干部,年轻,思路开拓,对经济的理解深刻,更善于听取他人意见。1949年之后,连云港第一个“一把手”是曾担任过国务院副总理的古牧。  过去的已过去,连云港能否再次超越自己?  港口的“内忧外患”  港口,是这个城市的核心竞争力,更是连云港能否崛起的关键所在。  不过,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持续对连云港的多年关注中,港口是被议论最多的焦点,特别是,为何会被周边省份的兄弟港口赶上,且用的时间很短。  港口的问题在哪里?从南京海关空降连云港任海关关长的张军雄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历史上连云港将来往货车当成唐僧肉,而周边的港口是一路绿灯支持。”  连云港港口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白力群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过港口集团面临的压力和历史问题,但他强调,“现在新一届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的思路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改制将体现市场对资源配置的主导作用。”  目前,在港口集团的改制是连云港落实中央和江苏深改方案的重中之重,且已准备了三套方案,特别是“解放思想”聘请了外力拿出了一套方案。  “只要有利于企业的发展,我们的子公司甚至可以不由国企占控股地位。”白力群在2015年全国“两会”上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但另一个现实是,鉴于连云港“过境货物”的主导,受访的港口集团人士则认为,由于过境运输和出口运输具有推动国际道路联通、货物流通的双重效果,成为竞相角逐的重点,因此连云港面临严重的“战略性危机。”  在过境方面,有俄罗斯主导的西伯利亚达陆桥通过一体化通关措施和针对性运价优惠,吸引日、韩等出口货源;国内有日照、青岛、天津等北方港口开行至阿拉山口班列,并通过政策性补贴吸引了大量货源。  在出口方面,国内各省区为加强对外开放、突显地域优势、强化政治影响,以政府投入大额财政补贴为代价开行多条中欧国际班列。  连云港物流从业者王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渝新欧”班列补贴3000美元/车,“长安号”补贴8000元-10500元/车,“义新欧”补贴达到1.3万美元/车等。  王分析认为,以补贴买货源的行为违背了市场规律,但却在短期内很大程度上左右客户对运输通道的选择,不仅对现有货源带来分流,一旦形成规模和市场习惯依赖,会极大削弱连云港陆桥运输的桥头堡功能优势,进而影响到“一带一路”战略机遇的抢抓。  因涉及到商业秘密,港口集团受访人士并未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更多的内容,但从业务角度出发,其改革重点则是调整港口的货种结构,以此整合分散的港口资源、激发组合港的优势,优化港口综合功能。  比如,在2014年,港口集团就向赣榆港区及徐圩港区累计转移货物达900万吨以上,向连云港区庙岭、墟沟作业区向旗台、马腰作业区转移货物超过1000万吨;涉及货种主要有红土镍矿、木薯干、胶合板、钢材、木材等。而港口本身,主要承载核心功能——集装箱运输,以此强化新亚欧大陆桥东桥头堡功能。  货种结构调整并非简单易行,需统筹考虑港口竞争优势不丧失、客户物流成本不增加、企业经营存续不重创、货源分拨承接不紊乱以及是否具备承接条件等各关联要素,“货种调整本质是经济行为,说白了,是一个让利的过程。”港口集团某子公司人士说,比如,对于尚不具备作业能力的货种,是否能够适时转移,而具备条件的能否应转尽转、能转早转。  连云港市委常委、港口局局长吴以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现在,港区岸线由市政府统一管理、统筹利用,目的就是从源头上防止各港区一拥而上,阻止大而全、小而全的港内同质化竞争局面形成。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连云港已授权港口集团作为所有港区合资合作主体和统一经营主体,与所属地政府港口投资公司,按照双方自愿原则,分别组建新的两翼港区开发公司,这就从体制上理顺了关系,形成港口的统一品牌,减少非核心港区自行经营、自行配套的成本。  比如,为着适应徐圩新区产业发展需要,港口集团就逐步推动与其产业发展相配套的货种转移,主要依赖铁路发送、60%来自中西部地区且属大宗原材料,则逐步、有序推进转移至徐圩。  区域功能大整合:“港产城”转型困惑  对港口以及功能的调整,亦涉及到市辖不同的地方政府。  近10年来,连云港并非是江苏区划调整最早的城市之一,但却是区划功能较为分散的城市。  4月28日,连云港市委常委会就研究讨论并原则通过了有关板桥工业园、徐圩新区融合发展和撤销连云新城开发区建设指挥部的两项决议。  当地官员介绍说,板桥工业园和徐圩新区都是连云港东部城区以及临海重要的产业板块,各自都承载了重要功能,但相互之间的竞争让市委颇为头疼。  而连云新城则是2012年新成立的,规划面积约60平方公里,作为前任连云港市委主要领导在任时的“新政”,目前却面临着大量历史遗留问题,特别是诸多建筑未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说实话,也向你说明我们的困惑。”连云区委一位领导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原先前任市委领导认为这里主要做城市功能,“但你在现场也看到,从区位优势看,更适合做产业。”  这里原是填海造就的开发区域,一开始考虑工业为主(对接日韩优势条件更明显),后来的主政领导又修改规划改为城市功能。  对连云区而言,接受一些干部并安排职位不难,作为关键的问题是,这里诸多土地一度是“零地价”,经过多年的运作现且大多抵押在银行,又如何拿出来开发?  “另一个问题是,上面回归历史,已把我们这里的抓工业放在第一位,按产港城排序,那面对空楼多的现实,已建成或正在建的城市功能又如何转型?”在他看来,区级做事,很大程度上是“在斜坡上推石头”。  人气与业态谁先有,如何协调?对此的争议仍在发展中持续。上述区委领导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面对“一带一路”带来的机遇,区里正在全力利用原有的基础打造“保税展示交易中心”,是为一个创新。  “与其他大城市不同,我们主要考虑的是中亚国家的产品,并且对企业而言三年内免租金。”  连云区希望市里能够支持,形成专门的推动协调小组,成为首个大陆桥跨境电子商务试点区域。  工业突围:打上合组织牌  港口、产业、城市都要发展,在本次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中,工业经济已成为了连云港再次崛起和追赶的抓手。  “必须抓工业、抓产业、抓项目,才能形成与‘一带一路’交汇点定位相匹配的地位。”连云港市一位局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强调。  以2014年的数据看,261.77亿元的公共财政收入仅占全省总额的3.62%。在连云港市三次产业结构中,第一产业占比高出江苏水平8.5个百分点,而第三产业占比低于省级水平6.1个百分点。  特别是,2014年连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920亿元、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989.77亿元、高新技术产业产值1904.3亿元,这三个主要核心数据分别仅占到全省总额的2.95%、3.14%和3.34%。在不久之前江苏省地税局公布的全省地税纳税500强企业中,连云港也仅入围5家,但无一进入前100名。  事实上,建筑业和房地产业一直是连云港市地方税收的主要支柱产业,但不稳定的变化却对地方税收的稳定增长产生了重要影响。连云港税源结构也显示出了地方产业结构的缺陷,过度依赖重大项目投资拉动、工业基础薄弱、新兴产业税收产出率低、土地财政等问题。  比如,在争取江苏省财政加大企业所得税地方留成比例,积极争取国家、江苏省财政专项扶持资金,提高本地区财政负担能力等方面,“甚至没有宿迁做得好。”  保“税源”的稳增长,增量的工业从何而来?  由于连云港并不是江苏省内其他城市的进出口主要依赖通道,加之临近周边港口对其竞争大于合作,“因此,连云港要在‘一带一路’中抓住机遇,必须打好中西部,特别打好中亚国家这张牌。”  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研交流期间,连云港各部门、开发区的一大工作重点都已转移至新亚欧大陆桥沿线地区。  正在开发建设的上合组织国际物流园区,则是依据了李克强总理在上合组织成员国总理第十二次会议上作出“中方愿在新亚欧大陆桥东端的连云港为各成员国提供物流、仓储服务”的提议。  当地官员表示,这体现了其与中哈物流合作基地的业务延续拓展关系,更加契合国家对连云港的战略发展定位,凸显其在“一带一路”建设及服务上合组织成员国的重要作用,成为带路战略建设的资源要素聚集区。  规划显示,服务从陇海、兰新沿线9省区,拓展到中亚地区、上合组织成员国,延伸到日韩、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影响到欧美市场,功能向多式联运服务、国际商贸交易、保税物流服务、加工增值服务、航运物流支撑服务、商务生活服务、大宗商品交割及融资、担保、租赁、质押等金融领域延伸拓展。  但关键仍是落地的实体工业项目  徐圩新区管委会一位副主任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要实现工业的崛起,特别是规模以上工业,必须要利用中亚国家的资源并发挥江苏制造的优势,“与土库曼斯坦就‘一带一路’建设和钢管防腐处理等项目合作已基本敲定,合资公司已在商谈。”  事实上,中亚国家对此有着强烈需求。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 “中吉产业合作园”、“中哈铜制品生产加工基地”、“中塔铝制品产业基地”、“中乌商品展贸基地”等“国际合作的大项目”的推进都已发函致国家部委和江苏省委,积极争取在2015年内项目合作取得实质性进展。  张军雄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连云港综合保税区的请示文件即将由省政府上报国务院,力争年内获得批复并开工建设,“这是开放型经济和国际合作中不可少的。”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